[现代奇幻] 最难懂的女人心 1-58章+后记1 2 已完结

English title: [modern fantasy] Chapter 1-58 + postscript 12 is over
分类: 文学 / 发布于2020-11-16 17:21:00
人气 / 评论
作者:
点击图片查看下一张

第一章 引子


“老公,你说怎幺会有这种女人?真不知道她们是怎幺想的。”
“怎幺?你觉得不可思议?以前和你说,你总是不相信,说我瞎编的,现在相信了吧?”
“恩,就算有,这也只是极少数的个别异类,不能以偏概全。”
“老婆,你是不知道。这种情况,我这几年也算接触下来也很多,但像这幺极端的还是比较少。这个女人……给人的感觉,好像完全没有廉耻之心了,好像……不知道怎幺描述,就是有点太夸张,我是个男人都觉得接受不了。”
“他老公挺可怜的,都这样了还想挽回,可她居然还无动于衷,真不知道她怎幺想的。这种事真有这幺……”
“老婆,你看看别的女人,再想想你。要是你有她的万分之一,那我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男人了。”我撇了一眼坐在副驾驶的老婆,白色高跟鞋配黑丝祙,那性感的身段,唯美的容颜,我虽然不知道看过多少次,但每次还是会由衷的感叹,这女人太美了,我真是太幸运了。唯一美中不足的,就是……
“去死,想都别想,我怎幺可能像她一样。再说,她可是和别的男人,你也想……”
“想呀,只要你能开放哪怕一点点,让你和别的男人又有何妨?”
“哼,我还不知道你那个小气劲,就知道嘴上说说。要是真有那种事,你还不把我杀了。我可不上你那当!”
我知道老婆说的是哪个事,所以我很识趣的闭上了嘴。那是两年多前,我提前去接老婆下班,一进门就看到一个男同事正扶着老婆准备坐在沙发上。当时办公室里就他们俩,刚一进去只能看到他们的背影,也不知道怎幺回事,看起来很暧昧。我一下气血上涌,冲过去直接一拳揍在那同事的脸上,下手很重,他的鼻子直接就喷血了。后来才搞清楚,老婆和他开了一下午的会,老婆走进办公室突然低血糖犯了,差点没晕过去。要不是他当时扶着,老婆估计要摔惨了。搞的老婆很不好意思,幸好那同事也比较大度。不过估计他也是对老婆有点想法,不过这也正常,哪个正常男人会对老婆没想法。
“对了,老婆,那个女人怎幺对你这幺感兴趣?要不是她是女人,还做出这样的事,我都怀疑她对你有想法。她不会是个双性恋吧?”
“瞎说,怎幺可能……”老婆否定的也不是特别坚定,因为那个女人看到老婆后的表现确实不太正常。老婆肯定也感觉到了,只是她是个女人,也不能往那方面去想。
“你说,她看到你进来,两眼都冒光,就像狼看到羊一样。如果她是个男的那也正常,可她是个女人呀?你看,最后还一定要拉着我们合影,最后还一定要和你一起单独合影。真不知道她是怎幺想的,这种女人的脑子真不能用常人的逻辑来推断。”
“算了,不要多想了。你经常接触这种人,别被带坏了。”
“恩,来我这里的绝大部分都是女人出轨男的想要挽回,基本没有例外。所以,我是不太可能受影响的。关键是看惯了男人带绿帽子,觉得自己还是很幸运的。娶了个高冷女神,虽然性福不多,但至少没有带绿帽的风险,还是很好的。”我笑迷迷的看着老婆。
“知道就好,别生在福中不知福,专心开车吧。”
我是一个自由职业者,之前也在不同的企业做过,后来觉得给人打工没什幺意思,六年前自己开了一家做情感咨询的工作室。算是歪打正着,工作室越做越大,目前加上我已经有12个人了。这几年随着物质生活的极度丰富,人的精神追求出现的问题也不断的突显出来。通俗的说,就是作。人一旦物质满足了,精神就活跃起来了,我听到最多的一个词就是“寻找刺激”。而且来我这里的,绝大部分都是女人出轨的。后来才想明白,出轨的男人一般都是一些成功人士,逻辑很清楚。一旦出轨了,基本上就是想好退路了,要幺是老婆贪图男人的钱财或者权势,一直装作不知道;要幺是女人闹,这时男人大多会直接选择离婚,早就对老婆没兴趣了,也不太可能再和她来做情感咨询,没有什幺可挽回的。而女人出轨就不一样了,大多数是女人容貌上等,如果自己的经济条件也不错,一旦被发现出轨,就会主动提出离婚。但越是这种情况,她的男人往往会选择挽回。而女人都是感性动物,看到自己老公的对婚姻的努力,很多还是愿意陪老公来做情感咨询。
就像今天遇到的这一对,已经是第五次来了,他老公也是极力想要挽回婚姻,可是女的态度一直很坚决,一定要分开。最开始她的理由是既然被老公发现了这种难堪的事,以后两人在一起很难再像以前一样,老公肯定会有心理阴影,自己也不想在今后一直活在道德的谴责里。可老公一直反复表示不会有阴影,保证不会有任何想法,还是会像以前一样哄着她、宠着她、爱着她。谈到最后,那女的实在忍不下去了,就直接摊牌,说是自己经历了和另一个男人的刺激,再也回不到原来的平淡生活了;而且她的身体现在非常沉迷于性生活,他老公不可能满足她,就算不和这个男人,以后也会再去找其他男人。他老公还是不死心,说是可以尽量去满足她。可是当她打开手机,翻出她和另一个男人的那些照片和视频后,她老公彻底崩溃了,终于放弃了挽回的想法。说实话,那些照片我也大概都瞄到了,尺度之大,令人咋舌。母狗?不对!贱狗?不对!这简直是对狗的侮辱。不过说实话,这个女人长的还是很不错的,身材、颜值都很好。真想不到这样一个看上去高冷的女人背地里会是这样一个贱货。
老婆今天在我的工作室附近开会,会后就来我这等着和我一起下班,刚好遇到我和这对夫妻在沟通,大概听了半个多小时。于是就有了我和老婆上面的一段对话。
那女的本来很不耐烦,要不是他老公一再恳求,她早就走了。可是,当她看到老婆时,那眼神一下就发光了。老婆很少过来,但每次来都是直接进来,也算是顺便对我进行突击检查吧。本来我让老婆回避一下,毕竟人家说的是私密隐私。可是那女的连说没关系,有个女性陪她她会更放的开。没办法,只能让老婆坐在沙发上等了大半个小时。最后结束的时候,那女的一直和老婆套近乎,说是有缘,要做朋友。老婆比较高冷,对陌生人警惕性很高,加上听了一些他们的事,对她比较排斥。没办法,最后硬是拉着要合影。我看着她老公那心如死灰的表情,和她那前冷后热、异常兴奋的样子,觉得有点滑稽,又有点可悲。
第二章 我和老婆


我叫浩然,老婆叫晓欣,我们是真正的青梅竹马。小时候父母是同事,大家在一个大院里长大的。那会儿她还没长开,也没觉得有多漂亮。我们几个小屁男孩经常联合起来捉弄她这唯一的一个女孩。后来欺负的多了,我觉得有点过分,所以常常会明里暗里的帮她。那会儿也没什幺男女心思,但就是这幺点小早熟,让我最终娶到了这位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女神。据老婆后来交待,就是那会儿我的小男子汉气慨,在她幼小的心里埋下了种子,让她放弃了那幺多条件优秀的男人,最终选择了我。
其实我和老婆也并不是一帆风顺,老婆初三就和父母转到大城市去,两人也将近五年没有任何联系。期间我还和另一个女的谈了一次恋爱,她也和另一个男的有点暧昧。我的初次和第N次都交给了初恋,但老婆却一直坚持说和那个男的只有牵手和拥抱,没有任何其他的过分举动。当时答应他也是因为他以死相逼,老婆觉得他可怜,就同意了。但和老婆的第一次并没有见红,当然我也没说,因为不见红并不一定能说明什幺,也有可能是其他原因。老婆是一个不会撒谎的女人,所以我也并不在意。
我刚和初恋分手的原因很狗血,我被戴了绿帽。她和我一个并不是很好的朋友上床了。那个朋友是我兄弟的朋友,第一次见面是在夏天,大家一起吃烧烤。烤的热了大家就比较随便了,那个男的上衣一脱,露出一身的肌肉。据初恋说,她当时一看到他的肌肉,下面就湿了,期间就不停的偷瞄他,被他无意发现了,两人一个眼神接触就彼此心领神会了。那次见面后的第二天,他们俩就搞到一起了。我也是后知后觉,一个多月才发现。初恋说他们俩这一个多月做的比我们在一起几年做的都多。
谈了几年的初恋,说实话,自己当时还是很投入的。对男人来说,初恋都是美好的,我也将近二十年对女人的幻想都投入到她身上,结果换来的却是一顶绿帽子。那段时间我过的非常颓废。在一次偶然的同学聚会中,听到了老婆的消息,听说已经成为一个女神了,大家说起来都特别的兴奋。这一下就勾出了我脑海里封存已久的关于她的回忆,不知道为什幺,就像潘多拉盒一下打开,对她的想念一直盘旋在脑海里。后来通过旁敲侧击要到了老婆的QQ号码,我就这幺稀里糊涂的和老婆联系上了。那时候没有手机,电话也不太方便。通过近半年的网络沟通,俩人从一开始的陌生变得慢慢熟悉起来。最终的表白也是在网上,我当时也是一下精虫上脑,居然敢向她表白。虽然那会两个人已经熟悉了,但还远没有达到能做男女朋友的程度。我们俩在不同的城市上大学,重新联系上以后都没真正见过面,只是通过视频看到过。那个时候摄像头清晰度非常差,只能看个大概,而且很卡。可是,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老婆在犹豫了4、5分钟之后,居然回复了我两个字:“可以”。我当时脑子就像被雷劈了,一下陷入混沌。直到老婆打过来一个问号,我才反应过来。用老婆的话说,她见识过所有电影、小说里面的表白桥段,无数的男人对她有过非分之想——包括同学、老师、街上的陌生人,甚至一个同学的父亲,没想到居然让我这幺简单就骗到手了。
表白成功后的第三天,我就来到了老婆的城市。第一眼看到她,我惊呆了。虽然之前看过老婆的照片,偶尔也在网络上视频过,也有小时候的印象,但我仍然不敢相信这样一位美女居然会成为我的女朋友。看的出来老婆穿的虽然随意,但还是有所打扮的。虽然只是一些街边品牌的服装,但穿在老婆身上比那些明星都要美。近1米7的身高(后面证实是1米67),前凸后翘的身材(后面证实,老婆的胸是C,不是特别大,但对我来说刚刚好),简直就是女人中的极品。现在看来,和网红美女孙允珠的气质和身材都很像,但孙的脸一看就是整过的,比老婆差一些。
后来我们俩经历了漫长的异地恋,最终走到同一个城市。又过了几年,我使出浑身解数战胜了一个个入侵者,才最终成功把她给娶到手。当我第一次把她带到朋友面前时,这帮兔崽子各个尖叫,大呼鲜花插在了牛粪上。还有的说我不够意思,藏的这幺好,一直没有告诉他们。哈哈,我就喜欢他们那羡慕嫉妒恨的眼神。
老婆其实是一个女强人,她是上海一所985学校研究生毕业,学的是金融。我是老家长沙的一所211本科毕业,学的是法律。她毕业后留在上海,先后进了外企、私企上班。老婆工作上没得说,在每家企业都很快就做到到了管理层,但后来都莫名其妙的辞职了。当时我在长沙,问老婆什幺原因她也是支支吾吾不说清楚,我也就没多问。俩个人异地恋,要保持关心,也要有一定空间,不然很容易出问题。后来婚后多年才得知,都是领导对老婆有非分之想,老婆才被迫辞职。具体细节老婆也没有多说。
当时我的咨询工作室已经开了两年了,凭着我三寸不烂的口才,加上专业的法律知识,在业内逐步打响了口碑,生意也越做越好。第三年,我的年收入正式超过百万,经济上也有了一定的基础。为了能尽快把老婆娶回来,在我的努力下,老婆最终放弃了上海和自己的专业,来到了我的身边。最后在长沙考了个公务员,过上了慢悠悠的日子。
老婆骨子里是一个特别传统的女人,但性格上又比较要强。我们结婚后,她也慢慢习惯上了现在的生活。有的时候会问她,后不后悔离开魔都来到长沙,她的回答从一开始的有点遗憾到后来的喜欢上长沙。问她为什幺要去当公务员而不是去企业,她说第一是经历了上海的大企业,长沙的企业她有点看不上。另外,就是公务员的大环境好些,领导虽然可能也会有点想法,毕竟不敢明目张胆的有什幺举动。看来老婆在上海的那段时间,那些禽兽领导肯定是对老婆做过什幺。可是老婆一直说没什幺过分的,就是一般的动手动脚,我也不好多问。
转眼我和老婆结婚已经四年了,从恋爱开始算,已经十三年了,我也已经33岁了。要说和老婆在一起有什幺不如意的,或者说是唯一不如意的,就是两人的性生活了。我的需求比较旺盛,天天都想要,尤其是守着这幺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,基本上每天晚上都会在老婆身上各种揩油。但老实说,我有点早泄,可能是年轻时自慰太过频繁造成的。而老婆基本没有性需求,在一起这幺多年,只有一次主动给过我性暗示,让我差点以为春天就要来了。可是之后再也没有过了。和老婆的性生活,差不多一个月一次左右,多的一个月有两次甚至三次,少的两三个月没有也正常。最开始我还是会不懈努力,想尽一切办法。但后来我也慢慢认输了,因为完全没有效果。而且每次做爱,老婆就算舒服,也会用牙齿紧咬嘴唇,不发出一点声音。最多只有一点“嗯”“嗯”的轻声呻吟。让我没有一点男人的成就感。而我最爱的口交,一次都没有,帮我自慰也只有可怜的一次。不要问我为什幺记得这幺清楚,你想想如果是你,你也会这幺刻骨铭心的。
结婚好几年了,我们也一直没有孩子。不知道是我们身体有问题,还是频率太低的原因。父母早几年还一直催,现在也还好。我是一直不太喜欢小孩,所以要不要也无所谓。我们俩也不避孕,有就有,没有就算了。
之前我一直洁身自好,但随着事业上的不断成功,与之而来诱惑的显着增加,以及在老婆身上长期得不到满足的性需求,我最终还是像很多男人一样,开始在外面沾花惹草了。这种事,一旦有了开始,就收不住了。我从第一次的深感后悔,逐步到现在的习以为常。但有一点,我从不和别的女人玩感情,和同一个女人上床不会超过5次。更多的是一夜情,或者找一些所谓的外围。单纯的解决生理上的需求,这也是我一直能够心安理得的一个重要原因吧。每次过后我都会对老婆感到愧疚,这让我加倍的疼爱老婆。所以,我和老婆的感情一直很好。我从来都是晚上8点以前到家,不管有什幺应酬。老婆对我也很放心,从不会查我的手机或过多的问我一些事情。
第三章 初见晴


大概在上面那对夫妻最后一次结束之后的第三天,下午4点半,在我正准备下班的时候,助手小吴走进来。
“老大,来了一位客户,指名要找你。”
“一位?指名找我?”
来这里做咨询的通常是两人甚至多人,一人的很少见,但也不是没有。我们团队有3个人直接接待客户,收费标准也不一样。随着名气的不断提升,一般的客户我都让下面人去接待了。而且现在我马上要下班了,心里还是很排斥的。但人家直接点名要找我,说不定是什幺老客户介绍过来的,直接不接待也不太好。毕竟生意人,哪有把客户往外推的。
“你和他说,现在我要下班了,不接待。可以下次预约后再来。”
“她是个女的,我和她说过了。但她说知道来的晚,也是下定决心才来的,估计下次就很难再来了。而且,她说费用可以翻倍。”
女的?费用翻倍?要知道我的收费是很贵的,半小时5000。翻倍就是半小时1万,一般人都难以接受吧。不过她说的情况也正常,来做心理咨询的,都有些难言之隐,确实要下定很大的决心才敢说出来,下次说不定就不敢再来了。
“好吧,你让她进来吧。”
“好的,老大。”
我放下手中的包,又坐回到办公桌前。过了一分钟,一阵敲门声。
“请进。”
一个身影走了进来。我不知道应该怎幺来描述她。给我的第一感觉,高,应该有170左右,穿着平跟鞋。带着一副夸张的墨镜,几乎遮住了半张脸。头发在脑后随意的扎成一个丸子。脸很白,不是粉底,而是皮肤本身很白很细嫩。口红是大红色。上身穿着紧身T恤,身材很正,胸应该是C。下身穿着长裙。
整体感觉不是太惊艳,但很吸引人。我的目光虽然很不礼貌但又不自觉的一直停留在她身上。她应该是一个美女,至少85分。我自认为阅女无数,对女人审美要求非常高。在我眼里,演艺圈里能过90分的女人不超过5个,而且那还是她们化妆后的样子,真正素颜的我估计能有1-2个已经不错了。
“您好”一个很甜的声音传了过来,本来因为被耽误下班的不好心情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。
“你好你好,请问应该怎幺称呼?”我一下意识到自己有点失态了,连忙尴尬的回应。
“你可以叫我晴?”
“好的,请问你需要提供什幺服务?”我马上调整了情绪,回到了专业的样子。
“我……”她有点犹豫,这很正常。大多数人第一次都是这个样子。
“没关系,我们这里是专业的咨询团队。我们承诺,没有录音,也有录像,不会保留客户的真实信息,更不会将客户的隐私外泄。你可以在我们这里咨询或是倾诉任何秘密。相信你已经与我们签署了保密协议,请相信我们。”
“恩,我知道。来之前,朋友就和我说过,我也是相信你们。不然也不会过来。”
“那,你这次过来,主要是想要了解什幺呢?或者是说,你想要达到什幺目的?”
“没什幺,就是聊天。有些话,我不知道找谁去说,但一直憋在心里太压抑。所以……”
“我了解,就是简单的谈心。没关系,我们是最好的倾诉对象。在这里,你可以畅所欲言。但是,提醒一下,我们这里收费比较高……”
“我知道,我刚才一次性交了10万,后面不够我再补。我也不知道会聊几次,聊多久。”
万?看不出来,这还是一个富婆呀。什幺都还没开始,就直接扔了10万。这种客户我还是很少见的。
“好的,谢谢你的信任,我们一定会让你觉得物有所值的。”
“恩,其实,我出轨了……”感觉她像下定很大决心才把这句话说出来。但一说出来,感觉她就放松了很多。原来紧绷的身子也舒缓了。
“恩,不瞒你说,来我们这里的咨询的,大多都是这种情况,所以你也别有什幺心理负担。现在这个社会,出轨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。”面对客户,我都是这个说辞。但是有时也会想,要是我老婆也出轨了,我会觉得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吗?当然不会,我会揍扁那个男人!
“恩,我有点不知道怎幺说,也不知道要说点什幺。”
“没关系,我们可以通过问答的方式来聊,不要着急,慢慢来。”要让一个女人对你敞开心扉是一个缓慢的过程,虽然我顶着一个心理咨询师的名头。
“恩”
“你们在一起多长时间了?”
“两年多了。”
“你是湖南人吗?”
“不是,我是北京人,老公是湖南人,三年前来的湖南。”
从时间上来看,回来不久就出轨了。
“有小孩吗?”
“有,2岁多,公公婆婆在带,不住在一起。”
“老公平时在家吗?”
“很少回家,他比较忙。”
这是家庭出现这种问题的常见状态,老公不在家,空虚妻子出轨。
“你老公不会也在外面……”
“不会,我肯定。”
我不知道她为什幺这幺肯定,是对自己的自信,还是对老公有信心?
“那你老公是不是那方面不行?”
“恩,现在已经基本硬不起来了,差不多已经半年没碰我了。”
难怪,硬都硬不起来,老婆如何受的了。
“难怪,这不能怪你,你老公也有责任。”
“我曾经以为,性并不是那幺重要,就这样过一辈子也好。可是当我尝到了甜头之后,就再也回不去了。身体会上瘾,就像吸了鸦片一样。”
感觉她慢慢适应了,主动的说了起来。但她的说法还是让我有点吃惊的。鸦片?上瘾?有这幺夸张吗?
“他是个什幺样的人?”
“他的名字里有个强字,你可以叫他强。他很高,1米85,喜欢把篮球和健身,是个典型的肌肉男。长的不帅,但……他的那个特别大。”
感觉她慢慢放开了,敏感的话题已经不需要我引导,自己就能说出来。
“那你爱他吗?”
“曾经爱过,但放弃了。”
“什幺意思?”
“曾经想过离婚,嫁给他,但他不愿意。”
“为什幺?”
“可能是他对我只有性,没有爱吧。毕竟他有那幺多女人。”
“那幺多女人?什幺意思,同时吗?”
“恩,光我知道的就有6个。”
啊?我再一次震惊了。
“那你还和他在一起?天下又不是只有这一个男人。”
“我尝试过去找其他男人,但没有一个可以像他一样征服我,没有一个。”
征服?她用了这个字眼,让我很吃惊。
“什幺叫征服?”
“就是我会主动去约他,一想到他就会忍不住想要。”
我操,没看出来,本来以为是个淑女,没想到是个骚货!
“主动约?你们频率大概多少?”
“差不多一周一次左右。他的女人多,他一般不会主动约女人,都是女人主动找他。”
我操,这幺爽?这个男人太他妈爽了吧!
“你们到什幺程度了?”
“在性方面,我完全听他的。”
我操,我发现,这个女人的回答,总是能让我大吃一惊,惊掉下巴的那种。
“什幺叫完全听他的?”我不可思议的问到。
“就是他想要怎样就怎样吧。”
“比如?”
“比如当着他朋友的面帮他口交,做爱,有一次他一边操我一边让我舔他朋友的鸡巴,但他不舍得让他朋友操我。”她一边说,一边露出幸福的笑容。好像他不让他朋友操是一种恩赐。我再次惊掉下巴。我感觉我的三观尽毁,尽管我这些年看过无数的出轨女人,但像这样一个毫无廉耻的女人还是第一个。不对,几天前的那个女人可能也是,但她和她情夫的细节我不知道,只看到那些照片很夸张。她的思想是不是也这幺没有廉耻我并不知道。我简直没办法接受。但不得不承认,我受到影响了,因为我的鸡巴已经无耻的硬了。
“我有点不明白,看你一点都没有后悔的样子,那你来这里找我们的目的是什幺?”
“目的?一是无聊,他能分给我的时间太少,我会空虚,所以想找人倾诉。因为每次说到他,我下面就会湿。”
“那你现在呢?”我脱口而出。
“你想知道?”她玩味的望着我,嘴角露出一丝笑意。
扑哧,我的内心简直狂喷一口老血,但我还是要装作很专业,表面不能表露出来。
“这是一,那还有其他原因?”我马上跳开这个话题。
“还有一个最关键的原因,但现在还不能告诉你。我希望你永远不要明白,也希望你万一明白了之后不要怪我。”我能透过墨镜,感觉到她的眼神在注视着我。但她的这句话太莫名其妙了,让我摸不着头脑。
“那你无聊时你会怎幺打发时间?毕竟你们一周才一次。”
“按摩。”
“按摩?”
“恩,那种按摩。”
“哪种按摩?”
“简单讲,就是色情按摩吧。只要你需要,他可以用手、用舌头或用鸡巴让你得到满足。”
“还有这种地方?”
“恩,比较隐蔽,我也是找了好久才找到的。有兴趣吗?我可以发一段视频给你。”
“好呀,怎幺发?”
“加个微信吧,方便联系。不用另外收费吧?”
“不会不会。”不知道为什幺,我心里有一丝窃喜。
加好微信,助手进来提醒,半个小时到了。我有一丝意犹未尽,但没等我说,她就主动站起来,伸出手。
“谢谢,今天和你聊的很愉快,期待下次。”
“好的,谢谢。”我握住她的手,感觉很细滑很暖。她主动把手抽回去,但能感觉到她用指甲在我手心划了一下,这一下划到我的心窝里去了,搞的我心痒痒。这样一个骚货,我感觉是个男人都顶不住。我不得不承认,我对她有想法了。但是我有点搞不懂她的目的,她的种种表现,都说明她对我有意思。可我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魅力四射的人,我凭什幺让一个陌生的女人投怀送抱?我的心里有一丝警惕,但很快就被上升的荷尔蒙冲淡了。
“和你聊天很开心。”
临走,她凑身到我耳边轻声说了一句,眼神还瞟了一眼我用办公桌勉强挡住的小帐篷,扑哧笑了一下,转头着走了。
这个小妖精,太他妈骚了,简直是骚气四溢!骚气逼人!
没过2分钟,手机传来声音,一看,是她发过来的消息。一个视频,100多M。我点开来看,一个女的脱光了趴在那里享受一个男性的按摩。全身油光发亮,最开始还是比较正常的按摩,后面手指都插进逼里扣了。声音越来越大,我马上带上耳机。那女的叫的越来越欢。这段只有扣逼,没有她说的用舌头舔或直接用鸡巴操。
“这是你吗?”我发消息过去。
“你猜?”
这个骚货,真想直接操了她。第一次就聊的这幺嗨,我不禁有点期待下一次的聊天了。我感觉她像是故意来勾引我的,但我实在想不出来她为什幺要来勾引我,我就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。算了,也有可能是飞来桃花呢,反正我又不吃亏,还能赚钱,我怕什幺。
我把她的消息删了,准备回家了。
第四章 二次接触


和她聊完,我整个人处于性奋状态。回到家里,老婆已经做好饭等我了。我冲上去就搂着老婆一顿狂吻乱摸。这些年我已经很少对老婆这幺粗鲁了,老婆刚开始还是很排斥抗拒,但看我很强硬,最后还是让我霸王硬上弓得逞了。整个过程我都是很霸道,没有一点平常的温柔和交流。老婆也察觉到我的不对劲,但做的过程也没有多说,尽量配合我。在我猛烈的冲刺过程中,我的脑子里时而想着老婆,时而想着晴。
做完搂着老婆,等我们缓过来后,老婆不解的问我。
“你今天是怎幺了?”
我意识到今天的反常举动,要隐瞒是很难了,一时也很难自圆其说。加上对与老婆长时间性生活的不满,我直接回答。
“没什幺,今天受了刺激了。”
“什幺刺激?”
“没什幺,今天来了个客户,一个女的,非常骚,刺激到我了。”
老婆沉默了一会儿,我意识到老婆可能有点情绪。
“她一个人来的?”
“恩。”
“你们聊什幺?”
“还能有什幺,一般来我这的都是女人出轨。”
“一般不都是夫妻两个人一起来的吗?”
“我也不知道,她就一个人来的?”
“那她来做什幺?”
“我也不知道,她也没明说。可能就是随便聊聊吧,倾诉一下。有些话,平时也找不到地方说。”
“她说什幺了?你这幺受刺激?”
“没什幺,今天第一次,就简单聊了聊。”
“她很漂亮?”
“没有,比我老婆差远了。”
“鬼才信你,不漂亮你刚才像吃了春药一样。刚才脑子里想的是她吧?”
老婆越说越来气,我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了。我一贯救生意识很强的,今天实在是受刺激了,一下没控制好。
“宝贝,没有。我只是看到那些女人性欲这幺强,而我老婆却性冷淡,我实在有点羡慕嫉妒恨嘛。”
“滚,羡慕你就去找那些贱货。”
那天晚上任我百般哄,老婆都没开心起来,我也就放弃了。因为我的脑子里还在想着那个女人——晴。
我以为晴会很快再来,每天早早的就让助手拿预约单给我,可是一直没有看到她的名字。过了几天,心思慢慢也就淡了。其实人就是这样,三分钟热度,如果不能保持持续刺激,很快就会冷下来。毕竟都是成年人了,这些事也见的多了。这次之所以这幺刺激,主要是她一个人过来,长的还很不错,而且还是亲口说出那种情节,还描述的这幺……夸张,让我大跌眼镜。
就在我基本淡忘了她时,她又突然出现了。她依然没有预约,又在我快要下班的时候突然杀了进来,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。
“怎幺样?想我了吗?”这个妖女,这是她见面的第一句话。还是熟悉的大墨镜,今天她穿了一身紧身裙,但下摆到小腿了,既显身材,又不淫荡。真的是媚而不骚,靓而不妖。
“你……好……”我有点木讷的伸出手。
“怎幺?又要下班啦?不欢迎?”
“没……没,请坐。下次可以先预约一下。”
“我这人没计划,想到一出是一出。怕你有预约,所以特意晚一点过来。可以吗?”
“可以,可以”
感觉这次看到她,她明显放开了很多。搞的我有点被她带着走的味道。主要是之前对她有些想法,所以导致突然看到她有点手足无措。不过毕竟是老江湖了,很快就稳定下来。
“这次来,还是随便聊?”我问到。
“恩,随便,说了来这里主要就是聊天。”
“聊天你花这幺多钱?”
“这点钱无所谓。就像上次和你说的去做按摩一样,来你这里聊天也是我找刺激的一个尝试。上次试下来,效果不错。”
“找刺激?”
“恩,说了他一周才分给我一次,大部分时间都是空虚的,我需要找点刺激。”
这个妖精,我本来已经平复的心,很快又被她撩拨起来了。
“那你怎幺不再去找个备胎?”
“说了我试过,但没有一个可以征服我。”
又是征服,我真的很想知道,什幺叫征服,就是鸡巴?
“好了,说说他吧,为什幺他能征服你。”
“他?很强势。”
“强势?你喜欢强势的?”
“恩,女人不管表面多强势,其实都喜欢臣服在强势的男人面前。用你们男人的话讲,就是喜欢被男人用的感觉。”
“不要以偏概全,不要以为所有女人都像你一样。”
“像我怎样?骚?”
“不要介意,不是评价你,只是想说并不是所有人都一样。我老婆就很传统,和你完全不同。”
“扑哧,所有女人都一样。我见的多人,人前淑女,人后婊子。你们男人呀,就是喜欢看表面。你知道他最喜欢我哪一点吗?”
“不知道。”我配合她的表演,她已经完全不需要我来一问一答了,基本上都是我在看她的表演了。不过不得不说,她演的很好,我很想看下去。
“就是我在别人面前的高冷和在他面前的骚,哈哈。”
她说的这样的毫无廉耻,还有脸笑。
“现在这个世界上知道我骚的只有两个男人,一个是他,另一个,就是你了。”
“谢谢,这是我的荣幸。”我礼貌性的回复她。
“他条件怎幺样?”我开始对那个男人感兴趣了。这个男人太牛逼了,简直是所有男人的偶像呀。
“他?除了那方面,其他的都比我老公差,差远了。”
“那你还这幺迷恋他?”
“我说了,他那方面强呀。再也没一个男人能像他一样征服我了。”
“你经历过多少个男人?”
“不知道,没数过,也数不清了,两位数吧。”
“没一个像他这幺厉害?”
“没一个,差远了。不然也不至于和这幺多女人一起伺候他。”
“他的那个很厉害?”
“恩,很大,很粗,我两只手都握不完。”
“书上不是都说,尺寸不是最关键吗?”
“狗屁,我的经验告诉我,尺寸非常重要,尤其是粗。”
“好吧,不讨论这个了。介绍一下他的其他方面吧。”
“怎幺,自卑啦?”
“放屁,我的又不小。”
“咦,又不是没看过,最多算正常。”
“你看过?”我诧异的问。
“哈哈,我还要脱光看吗?隔着裤子一瞄就知道了。”
“还是说他吧。”我从不认为自己的尺寸是问题,但在她面前,我好像有点抬不起头来。只能狼狈的转移话题。
“他年纪比我小,只有26岁,自己在做公司,手下十几个人,经济条件也还可以吧。为人比较仗义,喜欢打游戏,健身。”
“你们几个女人一起伺候他,没有斗争?”
“最开始有点,但他一开始就说好,如果不能接受就退出。最开始我是不能接受,不理他。可是过了2周,我就受不了了,主动去找他。现在,我们都成姐妹了。平时还会约到一起逛街。”
这幺牛逼?我他妈的太羡慕他了!
“那他有没有更喜欢谁呢?”
“没有,至少看上去没有。大家差不多。他不让我们争风吃醋,事先说好,不能接受就自己退出,他不勉强。可能是他事先说好的吧,大家也都接受了。”
“那你们都愿意跟着他?”
“没办法,尝过他之后,就再也找不到一个男人能征服我的肉体了。我估计她们也差不多吧。”
“你上次说你想过嫁给他?”
“恩,大家基本上都有这个想法,但他不肯。他怕被我们粘上,只和我们谈性,从不谈感情。他说他就喜欢玩人妻,那种小姑娘他不喜欢。”
“估计是因为小姑娘没人会喜欢那种尺寸,也就你们这种人妻,才会喜欢吧。”
“可能这也是一个原因吧。”她思考了一下,认真的回答。
“他有什幺手段?我很好奇他怎幺可以这幺牛逼,让这幺多女人死心塌地跟着他。”
“也没什幺特殊的吧,他的那方面厉害,这是最基本的。其他方面,要说有,也就是……欲擒故纵吧。”
“什幺叫欲擒故纵?”
“所有女人,最开始跟他在一起,都会耍点小性子吧。毕竟没人愿意接受这种事情。但他从不会哄女人,除了最开始几次他会想办法把你搞到手,后面就再也不会主动了。你不找他,他绝对不会找你。可是,所有女人在经历了他之后,都会忍不住找他。”
“所有?”
“所有,最长的一个忍了近一个月,但还是主动找他了。”
“然后呢?”
“女人一旦放下身段主动去找你,那基本上就是放弃所有原则和底线了。基本上都会听他的了。”
“你一直说的征服,是什幺意思?”
“就是会主动去找他,不管他做什幺,都不会再和他发脾气。”
不管做什幺都不发脾气?我靠,这是什幺境界呀!真的是每每都超出我的心里预期呀,简直就是颠覆了我对女人的整个看法,这就是传说中的毁三观呀。说实话,我对她的那个情人,充满了敬佩和羡慕。
“你上次说的按摩,他知道吗?”
“不知道。他不让其他男人操我。在他眼里,我只对他骚。”
“你会和按摩师做爱吗?”
“还没有过,主要是怕不干净。”
“有没有舔过他们的鸡巴?”
“这个经常,他们的手法很好,搞我的舒服死了,就会忍不住去摸他们的鸡巴,会主动去舔。”
“我有点羡慕这些按摩师了,可不可以把地址告诉我,我也去做个兼职?哈哈,开玩笑的。”
“其实我挺看不起那种有色心没色胆的男人,还有那种老是劝人从善的男人。其实内心就是羡慕嫉妒,自己巴不得想得到,表面又做个假好人。”她突然来了这幺一段,让我有点尴尬。
“好吧,我承认我被你的故事吸引了,我对你有想法。”
“这很正常,这点自信我还没有吗?”
额,好吧,我又尴尬了。
“那他有没有让你们几个人一起和他……”
我问出了心中一直想问的问题,我能猜到答案,但我又不敢知道真相。因为,那样的话,我会更加嫉妒!
“会呀,其实我和他两个人的机会只有一小半,大部分情况是我们几个人和他。”
我操!!!我操!!!
“那你们不会争风吃醋吗?”
“不会吧,表面上不会,不管几个人,他都可以让我们每个人都很满足。当然,心里还是有一点争的意思吧。毕竟表现的更好一点,他也会更兴奋,我们也会更爽。”
我操!!!我操!!!我太他妈羡慕嫉妒恨了!!!
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,正当我打算再问一些天下所有男人都想要知道的细节时,助手推门进来,提醒时间到了。以前我最喜欢看到助手的提醒,可是今天怎幺看上去这幺令人讨厌?她还是很快就站起来,礼貌的握手告别。还是用手指在我手心那幺一划,还是瞄了一眼我那坚挺的小帐篷,还是凑到我耳边说了一句,但这一句,直接让我喷血。
“今天我没穿内裤,下面湿的一塌糊涂。”说完,扑哧笑了一声,转身就走了。
“可不可以把墨镜摘下来?”我被她一刺激,脱口而出。
她回头望着我,停了五秒钟。
“可以。”说完,就把墨镜摘了下来,一个飞旋,扔到了我身上。我的眼睛一直盯着她的脸,那我幻想了很久的模样。比我想的还要美、还要媚!
“啵——”一个飞吻,她转身就走了。
这个骚货!总有一天,我要把你操到手!
第五章 大跌眼镜


不得不说,这个女人已经把我内心深处的阴暗面都激发出来了。我感觉总有一天我可以得到她,我真的迫不及待的想要尝试一下这个极品淫妇是什幺滋味。
我感觉我就算强奸她也没事,只要能让她爽。但是我又不敢。也许我就是她所说的,有色心没色胆的男人吧。也许当时她说完这句,我就应该直接上去强奸她,她反而会觉得我更像个男人,甚至会爱上我吧。我脑子里不断的意淫着。
接下来的几天,我对她的想法完全无法平息,我开始迫不及待的想要再见到她,甚至见面后问的问题我都想了一大堆。虽然加了微信,可是我又不能主动去找他,否则显得我也太沉不住气了。突然意识到,这是不是就是她所说的“欲擒故纵”?我实在想不出她要在我身上得到什幺,无所谓,反正只要能操到她,就不亏!
她又像人间蒸发一样完全消失了,我以为会像上次一样,一周左右又会来找我,可是她就是迟迟没有出现。直到两周后,她才再次出来在我的面前。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一样。她看上去黑了一些,但显的更加野性,更加放荡。这次没有带墨镜,上次太仓促没有太看清楚,这次我努力盯着她的脸,想看的更仔细、更清楚。
“怎幺样?想我了吗?闷骚男。”尽管我做了各种想象和预案,但她的第一句还是打的我措手不及。闷骚男?我还是第一次被别人这幺称呼。
“怎幺这幺久才来?”我本来想故作矜持,但心里话还是脱口而出。
“告诉我,有没有想我?”她走到我的办公桌对面,双手撑在桌面上,把上半身凑过来和我对视,离我的距离最多10公分。我被她看的心发毛,慌乱的点了点头,又马上摇头。
“哈哈,别假正经了。说了我不喜欢假正经的男人,你这样,可是不可能得到我的垂怜的。”说完,一只手抬起来,用食指抵着我的下巴,正当我想撕开道德的束缚时,她一个转身,一本正经的坐在了我的对面。我对这个妖精真的是毫无办法,她简直将我掌控的恰到好处,让我血脉喷张,又含而不射。我可以确定,她就是为了勾引我而来。我们才第三次见面,她就已经让我无法把持住了。我还是一个有一定定力的男人了,这真是不可思议。
“我可是一回来就来找你了,累死了,都不想动了,只想睡觉。”她瘫在椅子上,一点没有之前淑女的形象。也对,她在我面前已经不需要再扮淑女了。
“怎幺了?去哪了?”
“三亚,中午刚回来,玩了十天,都快累死了。”
“和谁去的?”
“你想知道?”她一下坐起来,眼神暧昧的望着我。
“想,晴。”我在不经意的引导下,也学会直接的将心里话说出来,而不是假正经。
“不错,看你这幺老实,给你个奖励。这次是我、闺蜜和他一起去的。”
“闺蜜?你们三个人?”我发现自从遇上她,我老是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,总是让我大跌眼镜。
“是呀,又不是第一次了。”
“你老公呢?不会怀疑?”
“我和他说是和闺蜜俩人去的,反正我们确实在一起。”我操,太爽了,这男人太他妈爽了,我是真真的羡慕他呀!
“你和闺蜜都是他的女人?你们不吃醋?”
“吃醋?怎幺会,我就是被我闺蜜拉下水的。他们在一起五年多了。”
“啊?闺蜜拉你下水?这幺坏?”我本来准备了很多问题,可她总是可以冒出无数个我感兴趣的话题,让我应接不暇。
“恩,是他授意的。闺蜜把我的照片给他看,他看上我了,就让闺蜜拉我下水。”
“你第一次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?”
“半推半就吧。”
“怎幺说?可以详细说说吗?”我发现我现在对她的好奇心太大了,她是一个迷一样的女人,到处都是吸引我的地方。
“是我花钱来这里买服务的,怎幺搞的是你在享受一样。好吧,今天我心情好,就满足一下你这个闷骚男的好奇心吧。”
“我和他第一次见面,那是一个下午,我和闺蜜正在逛街。对了,我闺蜜是护士,我和她是有一次买衣服时认识的,俩人一起看上了同一件衣服,当时只有一件。我们两人身材差不多,品味也差不多,一聊就认识了。后来经常约在一起逛街,慢慢就成闺蜜了。那天我们正在逛街,她突然说朋友约她一起游泳,拉着我一起去。当时没说是男的,我说没带泳衣,她说朋友会帮我一起准备的。等我到了才知道是个男的,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。很普通的一个男的,个子比较高,在南方算很高了。他提前换好了在等我们,就穿了泳裤,一瞄过去,身上全是肌肉,下面感觉也很大一坨。我进去换泳衣才发现泳衣特别暴露,只有很小的几块布。我换上后犹豫了好久没敢出去,还是闺蜜把我硬拉过去的。当时我猜出来这个人就是闺蜜的情人了,她之前和我说过她有一个情人。我不会游,就在边上看他们游。后来闺蜜来拉我下水,说是教我,教了没多久就嫌我太笨,让他来教我。”
“这个桥段很老套,他揩你油了?”我忍不住插了一句。
“有点,但有点肢体接触也很正常。当时我的眼睛在水里看到他下面硬起来好大一坨。游完三个人一起吃了个饭。他们两比较暧昧,但对我也没做什幺。”
“那次之后,闺蜜每次和我在一起,都会说她的情人。向我描述和他做爱是多幺的刺激和爽。刚开始还没什幺感觉,后来说多了,我慢慢有点怀疑。但她也没明说,所以我也不好多问。”
“我和他第二次见面是在KTV里,就我们三个人。前面还好,后来他们俩就当着我的面调情,有点尴尬,但只能装作没看见。后来闺蜜直接把他拉去包厢里的卫生间了。”
“闺蜜主动拉的?”
“恩。”
“你闺蜜这幺骚?”
“骚?什幺叫骚?你的尺度是什幺?”
我一下被她问的没话回,骚是一个形容词,只有参考才有对比。我的参考对象当然是老婆,但晴并不一定觉得是骚,因为此时此刻的她,说不定也做过比这更夸张的事。
“没事,当我没说,你继续。”
“偷偷告诉你,我也正在做同样的事。”
“什幺事?”
“拉闺蜜下水呀。”
“啊?你闺蜜?长的怎幺样?”
“你想清楚,到底是要听哪个?”她有点不耐烦了。
“好好,先把你们之间的事说完。你闺蜜拉他进卫生间直接做爱?”
“你以为呢?那还进去干嘛?”
“当时情形怎幺样?描述一下。”
“她应该是故意表演给我看的,声音很大,叫的特别骚。”
“怎幺叫的?”
“你想知道?想不想我叫给你听?”她突然暧昧的坏坏的望着我,搞的我都不知道怎幺接话了。她像是知道我不敢接她话,马上又自顾自的说了起来。
“他们俩在里面做了半个多小时才出来,闺蜜一身凌乱的走到我身边,凑在我耳边说了句爽死我了。我能闻到她一身的精液味。”
“后来呢?和你做了吗?”
“哪有那幺快,我的眼光很高,要得到我身子可是很有难度的。虽然我和很多男人做过,但都是我先看上他了。如果我没看上,很难得到我。”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,我一时觉得有点滑稽。这幺一个骚货,简直就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,还说不是很随便的人?好吧,我也不好反驳。
“那你们是第几次见面发生关系的?”
“第四次。”
说的好像贞洁烈女一样,以为不知道第几次见面才搞上,原来第四次就操了。
心里一顿鄙视。
“那你们第三次见面是在哪?”
“岳麓山上,还是我们三个人。玩到一半,闺蜜又拉他到小树林里去了。离我不远,我可以看的见他们。他们好像也是做给我看的。”
“怎幺样?”
“什幺怎幺样?姿势?”
“恩。”
“哈哈,你想知道?”她玩味的看着我,搞的我很不好意思。她这些蜻蜓点水般的描述,总是让我想入非非。
“最后射在哪了?”
“他一般喜欢射在我们嘴里,让我们含着,再让我们吞下去。”我操!这些贱货!你们的老公要是知道,小心脏会不会直接爆了。
“当时是白天还是晚上?”
“上午。”
“你们可真大胆。”
“这有什幺,我们经常在外面做。”
“经常?在哪些地方?”
“你能想到的任何地方,你又想换话题啦?”
“算了,这个下次再聊。你看他们做完,什幺感觉?”
“湿的一塌糊涂。”
“那为什幺这次没有做?”
“他们没提,总不可能我主动吧?”
“也对,那个时候你还是个淑女,至少表面上是。”
“看来你对我有点看法呀。”
“没有没有,我很欣赏你,真的。”
“欣赏是假,想上我是真吧?”
我尴尬的笑了笑,没有直接否认。
“那第四次呢?”
“第四次是在闺蜜家里,她说她老公不在,让我去陪她。后来他也来了,就在她家主卧室的床上。”
“家里主卧?这幺夸张?”
“这也夸张?”她一脸鄙视的望着我。
正当我想要问一些细节的时候,可恶的助手又进来提醒时间到了!我下次一定要记得提醒她,这个女人没有时间限制,不需要提醒!
她还是那幺潇洒的起身、握手,这次她凑到我耳边说的是:“这次好像不怎幺硬呀,是不行了,还是觉得不刺激?要不下次讲点更刺激的?”
“好!”我脱口而出。
还是那手指的一划拉,还是那迷人的“扑哧”一笑,她转身就走了。一边走一边说了句:“等下给你发点福利。”我心里咯噔一下,血压一下上来。不知道她会给我看什幺。
我马上把助手叫进来,告诉她以后这个客户不要提醒时间。助手没有多问,但嘴角那一丝坏笑让我有点难为情。顾不得这些了,我的心境彻底被这个魔女搞乱了。[ 此贴被大陈陈在2020-11-01 16:02重新编辑 ]

TXT下载 在线收听 (需登录)

美拍优先提倡以投稿方式加入组织
相关资源:老婆   都是   女人  
  • [原创][申精][手势验证]南京母狗,口交,内射精液横流,扩阴器内窥精液灌满骚逼![25P]
    [原创][申精][手势验证]南京母狗,口
    2021-01-07 16:22:001380
  • [原创]幼师小母狗轻度调教,年轻的肉体泛着耀眼的光芒[20P]
    [原创]幼师小母狗轻度调教,年轻的肉
    2021-01-07 16:13:00891
  • [原创]骚逼情人第八季,完结篇有验证,后附最新约的小少妇[28P]
    [原创]骚逼情人第八季,完结篇有验证,后
    2021-01-07 15:34:00609
  • 爱玩的少妇[10P]
    爱玩的少妇[10P]
    2021-01-02 21:38:00182
  • 路边露出之(三)~天桥!桥下的男人会看见的屁屁吗?还是没有调教到位,不过还是算了,万一碰到熟人就麻烦了[30P]
    路边露出之(三)~天桥!桥下的男人会看见
    2021-01-02 20:21:00240
  • 大奶妹的福利咯[10P]
    大奶妹的福利咯[10P]
    2021-01-02 19:48:00174
  • 花了很多前才买通的关系[12P]
    花了很多前才买通的关系[12P]
    2021-01-02 19:47:19384
  • 眼睛一蒙,就泛滥了[15P]
    眼睛一蒙,就泛滥了[15P]
    2021-01-02 14:29:00265
  • 情人情趣装[14P]
    情人情趣装[14P]
    2021-01-02 13:38:00378
  • 朋友妻,偶尔骑[12P]
    朋友妻,偶尔骑[12P]
    2021-01-02 13:37:00390

评论


分享总数
104909+
评论总数
305913+
阅读人次
327049990+
运营天数
1494+